最新消息

明辩事非,还原真相,拆解自由党的大谎言!!!

常言道:「 谣言止于智者」,我希望选民认清真相,不要被立心不良的政客煽动负面情绪,从而投错政党,以致影响澳洲未来三年的福祉 。

family pic

我从小在里德 (Reid)选区长大,直至成家立室仍在该区生活,我过去30多年见证区内变迁,故我非常明了区内居民需要。

我参选的里德(Reid)选区近五分一居民拥有华裔血统,我自从宣布出选里德后,经常走访宝活 (Burwood)、罗兹(Rhodes)、Wentworth Point和奥林匹克公园(Sydney Olympic Park) 等地聆听各区居民需要,结果他们不约而同跟我分享对一些政策感到忧虑,而他们的担忧往往跟社会秩序、资源福利、签证公民身份、区内楼市炽热和房屋过度开发等 有关。

我明白大众的疑虑,很多问题纵使 工党的政策立场明确,但 每逢大选临近,政坛 魑魅魍 魉都倾巢而出,施展浑身解数企图制造恐慌,当中一些议题就经常被自由党无限放大,故我有必要在此解释工党的不同政策、 拆解自由党的谎言、 以正视听。

大众自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后开始关注「假新闻」问题,可惜这股不良风气近年吹至澳洲。 联邦大选本周六(5月18日)举行,我跟里德(Reid) 华裔选民交谈时,发现当中很多市民碍于英语有限,经常从微信接收包括澳洲政坛等信息。 此举并无不妥,可惜自由党为求达到政治目的不择手段,不停透过微信,大群抹黑工党政纲,加上部分不负责任只求广告收益、不求信息真伪微信平台推波助澜,以致很多选民蒙在鼓里。

boat3

谣言一:「工党宣布每年接受 32,000难民,十年接受32万;每个难民办理5-6个亲属来澳洲,十年将带来150万以上…… 」

拆解一:自参众两院通过 《 难民转外就医法案》以来,坊间流传「难民全部绿卡」和「难民抵澳将入住豪宅」等不实信息,而这些帖文更把工党领袖索顿的头像放在一块,似乎是有心影射工党的难民政策。

事实上,工党今届选举立场与上届同样支持强硬的难民政策,即是支持严控 边境管制、支持离岸 甄 别过程、支持 安置难民至 偏远地区 ,以及支持当局在安全情况下将偷渡客送返原籍国 。 至于上述的法案内容,仅适用于在两个离岸中心的寻求庇护人士,并不适用于新偷渡客,当他们接受完治疗后将被送返拘留中心。

此外,申请人须获得两名义诊医生转介推荐,方获得暂时入境治疗的机会,但内政部长仍保留最终否决权和决策权,故不存在有偷渡客以治病为由入境拿身份的情况出现,更不会出现「成千上万」难民船涌现的情况。 试想想,如果真的有「成千上万偷渡大军」涌现澳洲公海,那么海上交通不会出现大混乱甚至船难吗?

Rough Sea Waves Seascape Wind Sea Nature

至于为何工党提高每年难民配额至 32,000个,最简单直接的理由是:「行公义,好怜悯。 」全球面对严重人道危机,难民人数多达逾2,500万,澳洲作为全球富裕国家之一,有必要履行人道主义责任。 然而,自由党一直漠视国际社会关注,更拒绝接受纽西兰的建议将合资格的离岸中心难民安置当地,亦拒绝与纽国订立类似美国难民安置的协议,防止人蛇集团以此政策剥削偷渡客。 换言之,自由党就是甚么也不做,只是盲目煽动群众负面情绪,企图制造矛盾捞取政治本钱。

反而,工党立场非常鲜明,就是从国家安全和人道主义找出平衡点。 然而,不管自由党使用的阴招有多大、有多广,但数字是不会骗人的。 澳联社上月报道,至今只有一人成功申请上述法案,并获移送至澳洲境内就医,而不是莫理逊所言「为数以百计人打开闸门」;内政部次长佩佐罗亦证实,至今无人被移送至圣诞岛,由此证明自由党以恐慌竞选技俩迷惑选民,只是掩饰不善用公帑的劣性而已。

 

shutterstock_343792502

谣言二:「你就吹吧你! 看你们这些投机者还能嚣张多久,工党一上台,房价大跌20%,然后你们爆仓破产,好好给你们上课…… 」

拆解二:微信 很多文章言之凿凿,声称工党将「取消」和「消灭」负扣税政策,更鼓励大家在「大限」前赶紧买房,以免错过「最后」享有负扣税优惠的机会。 在此,请容许我再说一遍,工党只是提倡改革负扣税优惠,而并非全面废除或取缔此政策,所以上述文章的内容只是哗众取宠、夸张失实和毫无根据。

事实上,工党的计划下,如果您是现有享受负扣税的房产投资者,您的现有优惠将不会受到改革的影响。 新政实施后,如果投资新房,投资者仍可享受负扣税优惠。

对于有指工党调整负扣税后,将令房价大跌、租金大幅上涨,澳房汇 (Domain)经济学家威尔特郡(Trent Wiltshire)综合多方分析后报道,「(澳洲楼市在工党政策下)房价或会在短期内下降 ;租金变动不大;建房量或因房价下跌而于短期内放缓,但相信长远会轻微回升。 」

NG_pic1

另据议会预算办公室估计,工党的税制改革方案将节省 29亿元,让政府能拨出更多资源用于改善教育、医疗和基建等方面,其中工党希望十年内能于邻近公交和较多任务作机会的理想地区,兴建25万间可负担任房和更多廉租房,以改善大众生活, 同样为本地建造业工人带来更多就业机会。

所以选民不要被以上种种煽动文章蒙蔽,并因而对工党政策存在误解。 再者,每项政策出台甚至市场出现各种情况时都经历「阵痛期」,投资者毋须过份忧虑,工党调整负扣税和资本利得税,并没有「劫富济贫」的意思,只是想改变现行不公政策,以助帮助更多人置业。

crosby_family

谣言三:「工党将在全澳洲中小学开展同性恋教育,为了我们的儿童,不要投工党! 不能投工党! 」

拆解三:首先,让我重申「安全学校」 (Safe School) 是过往的政策,并非工党今届竞选政钢之一。 作为两子女之父,我与各位家长一样,同样关心子女以至下一代的身心发展,所以工党承诺将投放更多资源在教育和医疗上面,目的是惠及社会各个阶层需要。 再者,原本「安全学校」计划是包容不同性取向的学生、教职员和家庭,以确保他们拥有一个安全且包容性的学习和工作环境,希望大家不要被此类文章误导,妖魔化任何一个群体。

angryscomo2

谣言四:「工党、绿党和工会签署协议将推出 40%遗产税,你所拥有的不会传给子女或近亲,40%将落入政府手中,请与你的朋友分享。 」

拆解四:在此,我代表工党重申,工党并无制订引入遗产税的政策或秘密协议,以上讯息是毫无根据且满口谎言的假新闻。 事实上,总理莫理逊在任财政部长时,对于征收遗产税持开放态度,声言「既不包括也不排除任何可能。 」相反,工党早已明确表明不会引入遗产税。

fed labor

澳洲不能陷入美国式「假新闻」旋涡之中;澳洲也不能被自由党的下三流手法再管治。 面对排山倒海式的「假新闻」,工党领袖索顿(Bill Shorten)早前在誓言大会上呼吁大众:

‧ 我们选择希望而非恐惧;
‧ 我们选择未来而非拘于过去;
‧ 我们选择一份真正的计划而非肆意的辱骂和空洞的恐吓竞选手段,因为我们不希望给这个国家二流的选择

自由党为捞取政治本钱,不惜疯狂透过微信发布假新闻,加上部分不负责任华媒推波助澜,以致很多华裔选民对工党提倡的政策有所误解。 我希望这篇文章能帮助选民分辨事非、认清真伪。

俗语云:「耳听三分假,眼看未为真。 」在信息性爆炸的年代,我们要从正确渠道获得新闻信息,并非盲目误信不明来历的讯息,并在未经证实的情况下不停转发,最终这些垃圾讯息就如细菌般不段扩散,人们更因「病入膏肓」而无法分别真真假假、是是非非。

欲想真正保护下一代是防止他们被毫无养份的信息荼毒,并选出惠及社会大众的政党。 澳洲是时候结束混乱,选民应作出明智选择投给工党!

 

samcrosby_banner1

里德选区包括: Abbotsford, Breakfast Point, Burwood (宝活), Cabarita, Canada Bay (加拿大湾), Chiswick, Concord, Concord West, Five Dock, Flemington, Homebush, Homebush West, Liberty Grove, Mortlake, Newington, North Strathfield (北史卓菲), Rhodes (罗兹), Rodd Point, Russell Lea, Strathfield (北史卓菲), Sydney Olympic Park (悉尼奥林匹克公园), Wareemba, and Wentworth Point;

及以下部分地区 Ashfield (艾士菲), Auburn (奥本), Croydon, Drummoyne, Homebush Bay, Lidcombe, Silverwater, and Spectacle Island.

澳洲联邦大选将在5月18号举行。我希望你会在这次选举中,投票支持我和我的工党。

选举当天,请在我的名字Sam Crosby旁边的方格上填写1。

同时为了确保选票有效,

必须按照以下顺序填

满绿色小选票上的所有方格。

wechat-howtovote

难民政策:拆解自由党的大谎言

常言道:「谣言止于智者」,我希望选民认清真相,不要被立心不良的政客煽动负面情绪,从而投错政党,以致影响澳洲未来三年的福祉。

dutton and scomo B&W
我参选的里德 (Reid)选区近五分一居民拥有华裔血统,当中不少人跟我分享对难民政策感到忧虑,而他们的担忧往往跟社会秩序、资源福利和签证公民身份等有关,我明白大众的疑虑,但容许我再重申一遍, 工党在难民政策的立场明确,绝不会让人蛇集团重操旧业,工党亦同意将偷渡者送回原籍国。

不过,每逢大选临近,政坛魑魅魍魉都倾巢而出,施展浑身解数企图制造恐慌,当中难民议题就经常被自由党无限放大,故我有必要在此解释工党的难民政策、以正视听。

 

1.工党支持《难民转外就医法案》,岂不是为人蛇集团和偷渡客打开缺口?

不是,工党今届选举立场与上届的一样,就是支持严控 边境管制、支持离岸甄别过程、支持安置难民至 偏远地区 ,以及支持当局在安全情况下将偷渡客送返原籍国 。 即使工党与自由党同样支持强硬的难民政策,惟自由党仍无的放矢混淆视听,全因参众两院今年二月通过《难民转外就医法案》,令现届总理莫理森(Scott Morrison)领导的班子,成为近一个世纪以来首个丧失国会掌控权的政府。

莫理逊政府为了挽回劣势,随即宣布斥资1.85亿元重启设于圣诞岛(Christmas Island)的拘留中心 。 然而,澳联社(AAP)上月报道,至今只有一人成功申请上述法案,并移送至澳洲境内就医,并非如莫理逊所言「为数以百计人打开闸门」。

此外,内政部次长佩佐罗(Michael Pezzullo)证实,至今无人被移送至圣诞岛,这证明自由党经常以恐慌竞选技俩迷惑选民,同时突显自由党不善用公帑的劣性。

 

angryscomo2

 

2.工党支持上述法案会否让难民假借治病为名,然后在澳洲境内拿永居?

不会,因已通过的 《 难民转外就医法案》已列明,在澳洲境内接受临时医疗服务的庇护人士,完成治疗后将被送返原本被关柙的离岸中心。 再者,此法案仅适用于目前在瑙鲁岛(Nauru Island)和马努斯岛(Manus Island)寻求庇护人士,并不适用于任何企图偷渡入境的新偷渡客。 换言之,澳洲不会突如其来有大批难民涌现。

此外,在离岸中心的寻求庇护人士必须获得两名医生转介推荐,方可获送往澳州接受临时医疗护理,而且这两名医生是义诊,并没有任何报酬。 即使申请人在医生建议下,须要前往澳洲接受医疗,但内政部长仍有最终否决权。 内政部长必须于接受有关申请后72小时作出决定,他可基于医疗或国家安全为由,拒绝有持续犯案纪录甚至是对澳洲小区构成威胁人士进入境内就医。 即使医疗小组会审视部长首次拒绝申请的理由,但最终决策权仍落在内政部长手上,所以不存在有偷渡客假借治病为名进入澳洲获得身份。

然而,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仍声称此法案将协助难民取得公民身份,不断散播恐慌妖言惑众。

 

morrison-dutton-coleman - B&W

 

3.澳洲为何接收难民?

行公义,好怜悯,这就是最简单且直接的理由。 全球面对严重人道危机,难民人数多达逾2,500万,澳洲作为全球富裕国家之一,对于如何平衡国家安全并履行人道主义责任,向来是棘手的问题。

然而,自由党一直无法响应国际小区的关注,更拒绝接受纽西兰的建议,将合资格的瑙鲁岛和马努斯岛难民安置当地,亦拒绝与纽国订立类似美国难民安置的协议,防止人蛇集团以此政策剥削偷渡客。 读者不要被网络哗众取宠的报道蒙骗,其实要成为「难民」都荆棘满途。

相信大家听过「寻求庇护人士」和「难民」两个名词,但两者最大分别在于一个不受保护,另一个则受保护。 前者是指基于各种原因,被迫离开家园并前往他国寻求庇护人士;后者则指在当地政府获得保护身份。 寻求庇护人士需要经过漫长的审核过程,而且并非所有寻求庇护人士均获得难民身份。 虽然大部分被送往马努斯岛和瑙鲁岛的寻求庇护人士,符合《联合国难民公约》对难民的定义,惟当中只约2%申请人成功取得难民身份。 换言之,大部分寻求庇护人士面对进退两难局面。简单而言,澳洲接收难民是为了履行人道主义责任,支持联合国难民专员公署 (UNHCR)在全球、东南亚以至太平洋地区的重要工作,以应对目前的人道救援危机,与此同时确保国家安全。

labor

工党的信息很清楚:

「如果你试图乘船偷渡到澳大利亚,
你就会被遣返,
并永远不可能定居在澳大利亚。」

「真相是,在我们(工党)保护澳大利亚边境的坚定承诺方面, 工党和自由党之间没有区别 …… 在工党政府的管治下,澳大利亚强大的边境保护制度将不会发生变化。工党边境保护的承诺与自由党政府完全一样。」

– 联邦工党领袖比尔 . 肖顿 (Bill Shorten)

我相信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要确保国家安全同时,不要妖魔化被迫离开家园的难民,而选民应比较各大政党政纲,不要盲目相信任何一方的恐慌性宣传策略。

 

samcrosby_banner1

 

里德选区包括: Abbotsford, Breakfast Point, Burwood (宝活), Cabarita, Canada Bay (加拿大湾), Chiswick, Concord, Concord West, Five Dock, Flemington, Homebush, Homebush West, Liberty Grove, Mortlake, Newington, North Strathfield (北史卓菲), Rhodes (罗兹), Rodd Point, Russell Lea, Strathfield (北史卓菲), Sydney Olympic Park (悉尼奥林匹克公园), Wareemba, and Wentworth Point;

及以下部分地区 Ashfield (艾士菲), Auburn (奥本), Croydon, Drummoyne, Homebush Bay, Lidcombe, Silverwater, and Spectacle Island.

澳洲联邦大选将在5月18号举行。我希望你会在这次选举中,投票支持我和我的工党。

选举当天,请在我的名字Sam Crosby旁边的方格上填写1。

同时为了确保选票有效,

必须按照以下顺序填

满绿色小选票上的所有方格。

wechat-howtovote

拆解工党负扣税政策迷思

samposterhouse

  • 如果您是现有享受负扣税的房产投资者,您的现有优惠将不会受到改革的影响。
  • 新政实施后,如果新购的房产是新建房屋 (即:非二手物业),投资者仍可享受负扣税优惠。

我从小在里德 (Reid)选区长大,直至成家立室仍在该区生活,我过去30多年见证区内变迁,故我非常明了区内居民需要。 里德与其他地区一样,同样面对房价高企不下问题,我自从宣布出选里德后,经常走访宝活(Burwood)、罗兹(Rhodes)、Wentworth Point 和奥林匹克公园(Sydney Olympic Park)等地聆听各区居民需要,结果他们不约而同跟我分享,他们受区内楼市炽热和房屋过度开发等问题困扰,「 安居乐业」这句话似乎对中低收入青年人而言,只能仰天长叹。

澳洲研究所 (The Australia Institute)早于2015年发表报告,指出负扣税(negative gearing)及资本利得税(capital gains tax)的税务优惠政策,扭曲了目前的房地产市场,不但鼓励投资者投机行为,还被高收入家庭主要用来避税之用,结果楼价因而被推高,大大减少可置业人士数目。 该研究所去年发表题为《谁真正受益于负扣税? 》(Who really benefits from negative gearing,暂译)的报告,更明言只有高收入家庭,以及大多自由党选民聚区地方是最大得益者, 相反年轻人就是负扣税政策的输家。

澳洲拥有全球最慷慨的物业税,当中负扣税最为人熟识,这政策允许房产投资者在购房成本高于其租金收入的情况下,申报亏损而获得减税;资本利得税则指,倘若卖出的资产利润 (如投资房或股票)较买入价高时,将被政府征收个人所得税,可是澳洲自1999年以来,对持有有关资产12个月以上的个人或信托机构提供 50%折扣优惠,这变相只有一半投资房的资产利润须要纳税,大幅削减政府的库房收入。

联邦工党影子财长鲍文 (Chris Bowen)早前撰文表示,现届联邦政府用于幼儿护理方面的资助为80亿元,但对负扣税及资本利得税的税务优惠却高达117亿元。 然而,受惠于这些政策的人只是社会中占少数的高收入人士,有关政策恐怕有向「富人倾斜」之嫌,故工党早于2016年已提出改革现行的负扣税及资本利得税制度建议,此政纲更是今届联邦大选的重中之中。

据议会预算办公室 (Parliamentary Budget Office)估计,工党的税制改革方案将能于四年内节省29亿元,而十年内更能节省351亿元, 让政府能拨出更多资源用于改善教育、医疗和基建等方面,其中工党希望十年内能于邻近公交和较多任务作机会的理想地区,兴建25万间可负担任房和更多廉租房,以改善大众生活,同样为本地建造业工人带来更多就业机会。

shutterstock_343792502

对于坊间流传倘若工党上台,东岸城市房价恐怕会暴跌,但其实工党并非取消负扣税和资本利得税优惠,只是修改现时政策。 再者,每项政策出台甚至市场出现各种情况时都经历「阵痛期」,如澳联储改变利率、银行收紧借贷条件、海外投资减少,以至住房供求等,但每当市场消化消息过后,楼市就会恢复平静,故投资者毋须过份忧虑。

为改善青年人置业情况,改变现行不公政策,工党计划于 2020年1月1日起,实施对负扣税和资产增值税折扣的改革,在该日期之前的所有房产投资都将不受新政影响。 而新政实施后,如果新购的房产是新建房屋(即:非二手物业),投资者仍可享受负扣税优惠。

***欲知政策详细内容,请参考联邦工党官网***

http://www.alp.org.au/negativegearing

samcrosby_banner1

里德选区包括: Abbotsford, Breakfast Point, Burwood (宝活), Cabarita, Canada Bay (加拿大湾), Chiswick, Concord, Concord West, Five Dock, Flemington, Homebush, Homebush West, Liberty Grove, Mortlake, Newington, North Strathfield (北史卓菲), Rhodes (罗兹), Rodd Point, Russell Lea, Strathfield (北史卓菲), Sydney Olympic Park (悉尼奥林匹克公园), Wareemba, and Wentworth Point;

及以下部分地区 Ashfield (艾士菲), Auburn (奥本), Croydon, Drummoyne, Homebush Bay, Lidcombe, Silverwater, and Spectacle Island.

澳洲联邦大选将在5月18号举行。我希望你会在这次选举中,投票支持我和我的工党。

选举当天,请在我的名字Sam Crosby旁边的方格上填写1。

同时为了确保选票有效,

必须按照以下顺序填

满绿色小选票上的所有方格。

wechat-howtovote

过度开发, 人口密集, 交通拥堵, 我们受不了!!!

sam2

我是萨姆.克罗斯比(Sam Crosby),我自小在里德(Reid)选区长大,是这个选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所以我清楚地了解这个区的需要。很多朋友问我为何参选,我告诉他们,因为参与政治能够推动改革,改善社区生活。我于 2013 年,曾担任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的顾问,让我拥有参与公众事务的经验。

竞选过程中,我会定期到访里德 (Reid) 选区,例如宝活(Burwood)、罗兹(Rhodes) 、纽因顿(Newington)、Wentworth Point等地与当地居民对话。交谈当中,我发现居民最关心的,就是区内房产过度开发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例如 Wentworth Point 的交通拥挤情况更是当中的热点话题。

我记得,有居民曾跟我说:「过度开发,人口密集,交通拥堵,我们受不了!」

现在我与太太罗斯(Rose)和两名孩子一同居住在北史卓菲(North Strathfield)。我们这区也有不少新开发的房地产,所以你们对这方面的关心我是完全明白的。就好像在利德康姆(Lidcombe)、康宝树(Homebush)和悉尼奥林匹克公园(Sydney Olympic Park)一带,就会有 5 万新居民搬入。

无可否认,我们的选区正承受着不公平的发展分配,而这种不均衡发展的后果正在影响我们日常生活的质量。房产过度开发、基础设施不足确实会所带来一连串的社会问题,这一点我是绝对同意的。

 

与居民交流当中,我留意到一些居民可能不太了解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层级关系:不同层面的政府管辖不同的社区问题。

就好像房产过度开发这个问题是州政府的管辖范畴,而我作为联邦政府 Reid 选区的候选人的层面,是无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

联邦政府可以做的,就是在教育,医疗和基础建设等领域中,确保我们能够获得足够的服务、新的铁路线、新的学校,以及我们地区需要和应得的医疗拨款。因为这些领域都是国家层面的管辖范畴。

但不幸的是,目前新州的自由党政府和联邦的自由党政府均没有正确地把拨款用于改善我们的社区。这导致道路拥堵的问题不断恶化、公共交通过度拥挤、医院的人手不足,以及区内的学校出现学生超额等等的情况。

 

「西区地铁 (Metro West) 对于确保经济发展和生活质量是至关重要的」

 – 联邦工党领袖 比尔 . 肖顿 (Bill Shorten)

 

首先,公共交通方面,由于缺乏完善的公共交通设施,且线路仍有待改善,加上部分地区的房屋距离车站较远,居民要走好一段时间才能到达车站,部分班次也不够频密,难免不少人都选择开车出行,地面车辆过多,导致道路拥堵。

工党不仅明白我们需要拥有一个更稳定而可靠的公共交通系统,而且知道如果要减轻道路拥挤的压力,不能单靠增加地上的公共交通,而是要把客运量分流到地下运送。

 

 

对此,工党承诺拨出 30 亿元资助来往悉尼巿中心(CBD)到巴拉玛打(Parramatta)的西区地铁(Metro West)基建工程。

这个快速铁路系统能使来往两地的客运量增加一倍,以减轻对现有交通服务和拥挤道路的压力。这就是为什么工党一直反对把公共交通系统私有化的原因。

试想想,世界各地主要大城巿,比如上海、香港、东京、纽约及伦敦等地都有完善的地铁系统,唯独悉尼没有。

 

「政府方法的问题在于他们孤注一掷地减税,却忽视了其他的增长动力。」

– 联邦工党基建、交通、城巿及鄉郊發展影子部长  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

 

较早前,我看过一篇由我们的联邦工党基建、交通、城巿及乡郊发展影子部长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 撰写的文章,我认为很值得跟大家分享。

艾班尼斯在文章中提到,良好的铁路和公路项目可提高生产力,同时也可带来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

因为当运输效率提高,企业便可以通过更迅速地将产品送到客户手中来节省时间和成本。然后,他们可以将节省的资金投入到发展业务和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中。

不过,目前自由党领导下的联盟政府一直以来的言论,或许会令大家认为推动经济增长的唯一方法,就是为大公司和高收入者减税。

 

shutterstock_343792502

 

发展项目增加,更多人口涌入,
为交通、教育和医疗带来压力,影响社区生活质量。

工党认为,我们必须把政府拨款用于缓解交通拥堵的各种方法上。因为投资到能提高生产力的基础设施项目,不但有助推动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项目将能够解决交通拥堵并使道路畅通,以改善社区居民的生活质量。

另外,我认为我们同时需要改善火车站的设施。因为许多火车站已经陈旧过时且缺乏无障碍设施。这就是为什么工党承诺,假若当选,便会拨出额外 2.8 亿元用于升级新州现有的火车站设施,包括火车站的停车场和电梯。

过度开发和人口增长除了带来交通问题外,同时也对本地的教育和医疗带来压力。对此,工党承诺假若当选执政,将为每所学校提供全额教育补贴,并将还原医院之前被削减了的 28 亿澳元医疗拨款。

 

不要反对移民,而是要解决问题

每当提到过度开发和人口增长问题,有些人可能会怪责移民人口。我反对这个看法。

我认为,我们不应把导致基建和生活负担这类问题归咎于移民,因为这些问题是受政策、城巿规划和政府拨款等多方面所影响,而不仅是人口数量所导致的。

我很自豪能够生活在悉尼最多元文化地区之一的里德(Reid)选区。这一区的居民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当中有在澳洲生活数十年、刻苦奋斗的早期移民,也有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新移民。工党和我都是支持社会多元文化主义,并认为每一位澳大利亚公民的文化背景都应得到尊重。

工党认为,面对过度开发和人口增长,政府要做的,不是声称通过削减移民便以为能减轻社区设施压力,而是应该要责无旁贷地致力于改善社区,透过更多地向基建、医疗和教育的拨款,为提供居民所需的服务,这样才是积极的做法。

 

 

对此,我作为联邦里德选区的工党候选人,如果我有幸能够当选,我和工党承诺…

 

交通

拨出 30 亿澳元资助西区地铁(Metro West)基建工程,而我将会争取在纽因顿(Newington)、悉尼奥林匹克公园(Sydney Olympic Park)、北史卓菲(North Strathfield)、Five Dock 码头和悉尼巿中心(CBD)这五个地区设站

医疗

拨出 5 千万澳元改善康科德医院(Concord Hospital)

教育

– 向区内 24 间公立学校拨出合共 1,400 澳万元用于增设额外的教育资源受惠的学校包括:

Burwood Girls High School, Homebush Boys High School, Concord High School, Strathfield Girls High School, Strathfield South High School, Newington Public School, Lidcombe Public School, Strathfield South Public School, Drummoyne Public School, Croydon Public School, Strathfield North Public School, Burwood Public School, Abbotsford Public School, Homebush West Public School, Homebush Public School, Five Dock Public School, Mortlake Public School, Concord West Public School, Marie Bashir Public School, Victoria Avenue Public School, Concord Public School, Chalmers Road School, Russell Lea Infants School, Rivendell School

– 向每所社区语言学校拨出约 25,000 澳元,让更多孩子有机会学习包括普通话及广东话在内的其他语言。

– 拨出 15,000 澳元用于扩展由宝活 (Burwood) 巿政厅主办的儿童游戏小组 (Burwood Mobile Playvan)

Reference

Albanese, A – “Why Investing in Infrastructure is a Good Way to Fire Up the Australian Economy”

Media Release – LABOR’S $6 BILLION PLAN FOR SYDNEY RAIL –    SUNDAY, 1 JULY 2018

 

 

samcrosby_banner1

人会说谎, 数字不说谎: 难民政策的真真假假

自从*《难民转外就医法案》(medical evacuation bill) 较早前在国会通过后,难民政策这个议题就成为了社区讨论的焦点。

我参选的联邦里德(Reid)选区有将近五分之一是有华裔背景的居民,我定期会前往宝活(Burwood)、罗兹(Rhodes)、纽因顿(Newington)、Lidcombe 和奥林匹克公园(Sydney Olympic Park)等华人聚居的地区,了解澳洲华人目前正关心的社会问题。

 

最近,当地有不少居民向我反映他们对于难民问题的关注。他们的担忧我是明白的, 他们跟我谈及的内容都是围绕治安、福利和签证等问题。

面对着西方主流媒体和中文媒体的广泛报道,当有些读者看到其中一些匪夷所思、内容夸张失实的文章时,他们难免会感到难以置信。而我也必须指出,当中有一些文章确实有误导大众的成分。不论其用意为何,是为了政治还是经济利益,我都不能白白眼看着这部分读者受骗。

我希望通过今天这篇文章,帮助大家了解工党在处理难民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大家作为精明的读者,我有信心大家一定会在这个重要的议题上自己思考后再作出决定。

 

工党的信息很清楚:

「如果你试图乘船偷渡到澳大利亚,
你就会被遣返,
并永远不可能定居在澳大利亚。」

 

 

难民与寻求庇护者

首先,要搞清楚难民(refugee)和寻求庇护者(asylum seeker)的分别。

寻求庇护者是前往他国,通过申请难民保护,而获得居住权的人。在当地政府授予保护身份后,寻求庇护者才成为难民。

尽管大多数被送往马努斯岛(Manus)和瑙鲁岛(Nauru)的人,被承认为符合《联合国难民公约》的难民,但当中只有约 2% 的申请获批而成功得到庇护。

 

angryscomo2

自由党应该停止撒谎并向澳大利亚华人致歉

《难民转外就医法案》分别在参、众两院通过,令现任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领导下的政府,成为了近一个世纪以来,第一个丧失国会掌控权的政府。法案的通过反映当权政府失势。绝望的莫里森和他的自由党为了从选民手上挽回选票,不惜针对这个议题,一直向选民撒谎。

法案通过后,莫里森便一直声称,难民船将会重新涌入。又说政府因此而被迫要重新开放圣诞岛(Christmas Island)的拘留中心、数千名寻求庇护者即将抵达澳洲等等一连串的谎言。以求让民众觉得自由党跟工党的政策是不同的。

不仅如此,莫里森还瞄准华人社区对于难民问题的关注,发出中文声明。当中内容写道“我们十分认真,不会推迟到另一天才作决定,我们在艰难中果敢地决定,不会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寻求获得脆弱的妥协。”但问题是,他们为的确实是政治目的,他们为了选票,而一直撒谎!

莫里森的谎言,欺骗国民的同时,其实还变相向人口走私者提供虚假讯息,令他们以为工党的政策会削弱澳洲边境。

 

「真相是,在我们(工党)保护澳大利亚边境的坚定承诺方面, 工党和自由党之间没有区别 …… 在工党政府的管治下,澳大利亚强大的边境保护制度将不会发生变化。工党边境保护的承诺与自由党政府完全一样。」

 

联邦工党领袖比尔 . 肖顿 (Bill Shorten)

 

Turnbull-Shorten

工党的难民政策从上一次 2016 年大选以来一直没有改变,而且还已经清清楚楚,白纸黑字地写了出来。

一直以来,有些媒体报道有失偏颇,以至大家对工党的这一政策有所误解。但其实更令我更担心的是,有部分人可能会轻易道听途说,不去查证,只顾人云亦云,最后,不仅让普罗大众被愚弄,而且更可能会因此动摇社会的安定和谐。

为此,我在我的中文个人网站上,特别提供了有关政策的具體內容,欢迎大家阅览。

 

「这并非自由党首次在微信上就工党的难民政策向澳大利亚华人撒谎,他们为了选票,在上次联邦大选中,也曾经使出类似手段,试图欺骗人们为他们投票。」

 

联邦工党领袖比尔 . 肖顿 (Bill Shorten)

 

 

scomoandtrump

「没有事实,我们就会陷入特朗普主义。
真相在这里很重要。 」

-《卫报》时事评论员凯瑟琳.墨菲

较早前,我看过一篇关于这个议题的评论文章,

“Without facts, we slide into Trumpism. The truth matters here”

–     Katharine Murphy, The Guardian

单看标题“ Without facts, we slide into Trumpism. The truth matters here (没有事实,我们就会陷入特朗普主义。真相在这里很重要)”,我已觉得很精准。因为真相正是莫里森和他的自由党不希望大家知道的。

自由党连日来不断向公众提供误导信息,移民部长高民(David Coleman)指出被羁押在马努斯岛和瑙鲁岛的难民将涌入澳洲,然后莫里森又吹嘘要“阻止(寻求庇护者)船只涌入”,通过混淆民众视线,把大家的关注点集中在涌入的船只方面。

但事实上,根据内政部 (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的数据显示,乘飞机来澳洲申请寻求庇护的人远比乘船的多。在过去四年间,总共有 64,362 人乘飞机通过旅游签证来澳洲申请寻求庇护。但这一点,自由党一直避而不谈。

 

morrison-dutton-coleman

人会撒谎,
但数据是不会撒谎的。

数据显示,2014 至 2015 年间,澳大利亚当局总共接获 8587 个寻求庇护申请;2015 至 2016 年间,有 9554 个申请;2016 至 2017 年间更是高出一倍,有 18,290 个申请;而 2017 至2018 间,有史无前例的多达 27,931 个申请。

可见,从2014年至今,亦即自由党领导下的政府,来澳洲寻求庇护的人数不断上升。

相比之下,2012 至 2013 年间,工党吉拉德(Julia Gillard)执政的政府时期,在乘船寻求庇护的最高峰期却只有 18,365 个申请。

 

而单单是去年,自由党政府领导下的政府,乘飞机来澳洲寻求庇护的人数,比 2012 至 2013 工党吉拉德政府乘船寻求庇护的人数的总数还要多出将近一万人!

由于处理保护签证可能需要多达两年时间,这些乘飞机抵澳的寻求庇护者,虽然当中大多数都已被确认不合资格,但如果某人的申请被撤回,他仍能通过向法庭申请上 诉,继续以过桥签证留在澳洲,而这段时间可能长达两年。

 

「 (前移民部长) · 达顿(Peter Dutton)破纪录的在岸庇护申请数量不能不解释, 他无法洗掉他糟糕的记录…… 达顿观察下的过去的四年中,有 64,000 人乘坐飞机抵澳并申请庇护,但当中许多都已被证实是不合资格的。为什么达顿失去了对边界的控制权? 」

 

联邦在野工党影子移民部长纽曼 (Shayne Neumann)

 

planevsboat

试想,任何人如果不是绝望、走头无路的话,也不会冒着随时被大浪卷走的危险跨越大海到异乡寻求庇护。而且事实上,他们在未抵澳洲之前,便会被遣返或是被送到瑙鲁岛和马努斯岛上。而乘飞机来的寻求庇护者却能直接抵达澳洲本土,而且人数远比乘船的多!

你们对治安的担忧我是明白的。边境保护问题,毕竟危及国民安全,是绝对不能像自由党那样选择性地处理的!

 

labor

澳大利亚人了解我们的国家,
可以做到在边境上强大的同时,人道的对待人。

这项议案是必要的,因为莫里森、达顿和自由党已经让弱势群体在瑙鲁岛和马努斯岛上耗了近六年。你没听错,他们在岛上六年!!!寻求庇护者也好、难民也好,也是人来的,而且当中更包括儿童和妇女!

行公义,好怜悯!这就是为什么国会成功通过法案,帮助目前在瑙鲁岛和马努斯岛上生病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获得紧急的医疗处理。

简单来说,这只是一个确保人们得到医疗救治的新法律而已。但自由党为了政治目 的、为了选票,不惜耍手段,借着这项新法案发起恐吓运动(scare campaign),从而制造慌乱,以试图欺骗人们为他们投票。清醒的民众应该记得,在上次联邦大选中,自由党也曾在微信上,就工党的难民政策向澳大利亚华人撒谎。

 

有人说:
「以后难民只要生了病,
就等于能拿到澳洲PR永居签证!我不如也去乘船来澳吧! 」

首先,乘船偷渡随时会被大浪卷走而葬生大海,所以我不建议。

第二,工党的信息很清楚:「如果你试图乘船偷渡到澳大利亚,你就会被遣返,并永远不可能定居在澳大利亚。」

第三,被送往马努斯岛和瑙鲁岛的寻求庇护者,当中只有约 2%的人成功获得庇护。

 

bill and a patient

想一想,媒体有没有告诉你 ……
《难民转外就医法案》的内容是什么? 有什么限制?

首先,新法案仅适用于目前在瑙鲁岛和马努斯岛上的寻求庇护者们,而不适用于任何新抵达的船只上的人。

第二、在海外羁留中心的寻求庇护者,必须在得到两名医生的建议下,才可被转移到澳州境内接受紧急医疗护理。

第三,这两名医生是义诊、没有报酬的

第四,部长是有权在不同意医生的临床评估,或根据《1979 年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法案》(the 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 Act 1979) 阻止罪犯或有严重安全问题的人入境

第五,除非部长另有决定,否则转移到澳大利亚接受治疗的任何人,在境内接受诊治时,均是处于被拘留状态的。他们在这里就医,治疗后再次送走。

第六,他们的入境时宜还未有具体时间表

 

 

Rough Sea Waves Seascape Wind Sea Nature

似曾相识

“儿童被抛下海事件”(The Children Overboard affair)的争议或许看似是题外话,但其实与目前这个议题是有密切关系的。

一度备受争议的“儿童被抛下海事件”发生于 2001 年 10 月。当时正值联邦大选前夕。当时外界有传闻说乘船来澳的寻求庇护者把儿童抛落海中,通过确保得到救援而进入澳洲。

当时霍华德(John Howard)领导下的自由党政府,看准事件对其有利,并在坦帕事件(The Tampa affair)中,通过采取更严格的边境保护措施,以防止未经许可的偷渡者乘船抵达澳大利亚。霍华德将自己的政府描述为对边境保护措施为「强势」,并把工党称为「弱 势」来争取选票并再次当选。

但问题是,其后澳大利亚参议院特别委员会(The Australian Senate Select Committee)对某一海事事件进行调查后发现,根本没有儿童有被抛到海外的风险,而且政府在选举前已经知道这一点。当时自由党政府也因误导公众而受到批评,指控他们通过妖魔化寻求庇护者来向选民营造非法移民的恐惧。

与现在的情况有点相似吧?

 

scomo

「所有难民将于几周内入境!?」
「难民全享绿卡,共享澳洲盛世?! 」
「直接给 1 万名难民 PR 身份! 享受各种福利和稳定工作!? 」
「难民住豪华套房、酒店!?」

媒体一直对社区有很大的影响力,媒体也是政府和民众沟通的桥梁。虽然每当我看到一些标题和内容夸张的文章时,难免会有点失望,但我对大部分的主流华人媒体仍是抱有信心的。

因为我明白他们作为新闻业,有时候有责任将政客公开说的一些话,例如这次自由党的一连串谎言转告给大众。可是自由党正是看准了媒体的这个软肋,为了政治目的,通过媒体发起恐吓运动(scare campaign),制造慌乱,以试图欺骗人们为他们投票。

面对一些明显有造谣之嫌的文章,我只能盼望大家一定不要轻易道听途说,尤其当考虑到政府提出重要的政策时,我一直深信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而我也衷心希望能通过这篇文章令大家更清楚地了解工党在处理难民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

 

sam3

《卫报》时事评论员凯瑟琳.墨菲在文章中所说的,正是我编写这篇文章的目的。

「本质上需要对真相进行检验,因为如果没有一套商定的事实,我们都会进一步陷入冲突和无法解决的争论,而公共广场只会变成一处互相怒骂的聚集地,而非融会贯通、合力争取国家利益的地方。 」

 

《卫报》时事评论员凯瑟琳.墨菲

 

“It needs to be a test of truth just intrinsically, because without a set of agreed facts we all slide further into conflict and irresolvable contention, and the public square just becomes a cluster of snarling enclaves rather than a place where synthesis happens and the national interest is served.”

 

Katharine Murphy, The Guardian

 

**********

 

*法案正称:《2018 年移民修正案(紧急医疗)法案》

Migration Amendment (Urgent Medical Treatment) Bill 2018

 

Reference

Murphy, K. – “Without facts, we slide into Trumpism. The truth matters here”
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19/feb/16/without-facts-we-slide-into-trumpism-the-truth-matters-here

Neumann, S. – “Labor believes in strong border protection and treating people humanely”
www.shayneneumann.com.au/news/immigration-and-border-protection/labor-believes-in-strong-border-protection-and-treating-people-humanely

工党领袖Bill Shorten的声明:自由党应该停止撒谎并向澳大利亚华人致歉

工党相信强大的边境保护和人道待遇

每次Peter Dutton就工党在边境保护方面的强硬立场撒谎时,都是在给人贩打广告

社区语言教育拨款新闻发布会 ─ 媒体报道

[悉尼时光网:若当选执政,工党计划拨款800万元,让更多孩子学习普通话及其他语言]
[忆忆网: 大选在即!工党计划让更多孩子学习普通话]
[今日悉尼: 工党计划让更多孩子学习其他语言]
[最澳洲: 普通话在澳洲的春天来了!工党承诺,大选获胜将斥巨资发展中文教育!]
[四通文化传媒: 工党计划让更多孩子学习其他语言]
[澳洲新报: 工党拨款助社区语言学校]

 

新闻稿

工党计划让更多孩子学习其他语言

上周六 (2月16日), 联邦里德 (Reid)选区工党候选人萨姆 · 克罗斯比 (Sam Crosby) 于史卓菲(Strathfield) Town Hall举行新闻发布会,联同联邦工党副领袖、教育和培训影子部长Tanya Plibersek、公民和多元文化影子部长Tony Burke、移民影子部长Shayne Neumann、贸易影子部长 Jason Clare、通讯影子部长Michelle Rowland、民政服务影子部长 Ed Husic,以及一众工党议员及候选人,承诺若工党在当年的联邦大选中当选执政,将会向社区语言学校额外拨款 800 万元,让更多孩子有机会学习包括普通话及广东话在內的其他语言。

会上提到该笔资金将会用于:
• 向每所社区语言学校拨款高达 25,000 元,令更多孩子可以学习另一种语言
• 开设课程以包括更多的学龄前儿童,让孩子们可以更早地开始学习
• 帮助移民子女保留其父母和祖父母的语言和文化
• 保留和庆祝文化和传统 ; 并促进多样性,包容和尊重

目前,社区语言学校主要教授学龄儿童。 事实上,儿童越早开始学习,便越容易掌握另一种语言。这就是为什么工党将会协助更多的小区语言学校,向学前儿童和学龄儿童开设相关课程。
每所社区语言学校将获得最高达 25,000元的拨款,使语言课程扩展到学前儿童。这笔拨款将用于设立新的学校、提供更好的教师培训或课堂资源的费用。

社区语言学校已经在澳洲运营了150 多年。目前,全国约有700所社区语言学校,以80多种语言教授约 100,000名学生。

社区语言学校是非牟利的,并且在主流学校时间以外运营,通常是在星期六。 这些社区语言学校接纳来自不同语言或文化背景的学生,向他们提供语言教育。同时,又帮助移民子女保留他们的父母、祖父母和多元文化社区的语言和文化。

工党认为,越多澳洲人学习英语以外的语言,对本地的经济和社会便越有利。社区语言学校不但有助于澳洲成为一个成功的多元文化国家,而且还有助于保留和庆祝文化和传统、促进社会的多样化、包容和尊重。

[原文连结:Labor’s plan to get more Australian children learning languages]

我不是房产投资者, 负扣税政策的改革…和我有关系吗???

首先,这不是一篇讨论投资的文章。

这是一篇关注安居乐业、改善生活的文章。 即使你不是投资者,你也更要看下去。

我希望以简单的文字,帮助大家从多方面了解工党的负扣税政策改革对生活带来的影响。

竞选过程中,我经常到访里德 (Reid) 选区,与当地居民对话,了解他们的需求。尤其在宝活(Burwood)、罗兹(Rhodes) 和奥林匹克公园(Sydney Olympic Park)等地区。每当谈到房屋问题和当地房产过度开发问题等,工党的负扣税政策改革更是逃避不了的话题。

曾经有些人跟我说:「我又不是房产投资者,负扣税政策的改革与我无关。」

类似的说法我不同意。

最近,我看过两篇文章,我认为很值得跟大家分享。

“Liberals will run a scare campaign, but their age of tax entitlement must end”
– by Chris Bowen
“Negative gearing changes will affect us all, mostly for the better”
– by Danielle Wood

第一篇是由澳洲联邦工党影子财长克里斯鲍文 (Chris Bowen) 撰写的文章。

另一篇则是由澳洲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预算政策和机构改革项目的主任丹妮尔. 伍德 (Danielle Wood)撰写,刊登于悉尼先驱晨报 (Sydney Morning Herald)的一篇观点文章。

 

 

「 … 小学生上课时,会学习到联邦政府资助国民的健康、教育、国防和外交事务。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对于当中一些领域 (目前的自由党)政府将分配更多的资金给税务优惠…」

-澳洲联邦工党影子财长鲍文(Chris Bowen)

 

文章中,鲍文提到目前联邦政府用于幼儿护理方面的资助为80亿元,但是对负扣税政策(negative gearing)及资本利得税(capital gains tax)给予的税务优惠却高达117亿元!

试想一下,这些减收了的税额原本可用来改善预算底线 (the budget bottom line) ,让政府能获得更多资金去改善社区,为居民提供更多的服务。 但是现在的政府却选择只向部分人提供税务优惠,为他们的口袋省钱。这对其他勤奋工作的纳税人是不公平的!

而据独立议会预算办公室 (The independent Parliamentary Budget Office)估计,工党的税制改革方案将能在十年内筹集大约321亿元,从而有助于改善目前联邦政府的预算,以拨出更多资金用于改善教育、医疗和基建等各方面。

 

shutterstock_343792502

如果工党上台,悉尔本房价恐暴跌?!?!

 

「…其实90%的纳税人根本都不使用它 (负扣税优惠) …」

– 格拉坦研究所学程主任丹妮尔 . 伍德 (Danielle Wood)

 

目前的负扣税政策允许房产投资者在购房成本高于其租金收入的情况下,报亏损而获得减税。

简单来说,就是当你现在的投资是处于亏损阶段,负扣税优惠对你来说才有意义。 如果你的租金收入能覆盖你在贷款和相关费用上的开支,那你根本不需要使用负扣税优惠。

虽然投资者在短期内会有损失,但他们都期望在未来房子的价值上涨时,把房子卖出以获得可观的资本收益。

事实上,很多因素都会影响房价。例如澳联储改变利率、银行收紧借贷条件、海外投资减少、本地经济发展、住房趋势影响需求和供应等等。 任何改变都会带来一定的影响,负扣税政策当然也不例外。但有时候这些改变未必是影响房价的主要原因。因为经过一段时间,房价会趋于正常的经济周期。正如伍德在文章中提到,目前有90%的纳税人根本都不使用负扣税优惠 那你认为,新的负扣税政策带来的影响会有多大呢?

 

average-tax-benefit-from-negative-gearing-by-employment

这公平吗?

伍德的文章又提到,目前的负扣税和资本利得税政策都是偏向于收入较高的人群带来优惠。

她指出,那些从资本利得税政策受惠的人群当中有将近70%都是来自税前收入超过年薪13万澳元,也就是位于前10%的收入水平的人士。 至于享用负扣税优惠的,则有38%来自这些高收入人群。

如果我们查看这些人在扣除租金收入之前的收入,我们会发现那些前10%最高收入的人群正获得近50%的负扣税优惠! 例如收入较高的麻醉师行业比收入较低的护士行业所获得的平均税收优惠更是高出大约11倍!

你说,这公平吗?

 

 NG_pic3

有人说:「做人最重要的是有个家、有瓦遮头、安居乐业。 」

工党明白住房的重要性,希望通过改革负扣税和资本利得税折扣来改善住房问题,建立一个公平、可持续的税收制度,并以就业和经济增长为目标。

在澳洲,大多数的年轻家庭几乎完全无法实现想拥有自己的房屋的梦想。

近年来的数据表明,25岁到34岁的年轻人的房屋拥有率从60%下降到48%。 房产债务压力增加到令人难以想象的水平。在每7间出售的房屋当中,只有一间是首次置业者购买的,其他均为投资者。

工党认为,我们必须做得更好! 我们必须为我们的下一代着想!

为此,工党提出的政策在能改善住房负担性的同时,也将有助于为投资者和首次置业者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mmexport1545440650551

「我是租客,如果工党台,我的租金会上?! 」

有人说:「如果买二手房没优势、新房又买不起,可能会导致更多人选择租房,租金便会上涨。 」

我不同意这个逻辑。

伍德在文章中提到,租房者不必担心工党的政策。 较少的投资者确实意味着更少的出租房产,但这些房产并没有消失,因为当这些购房者搬入新房而转为自住,原来的租房者也会相继减少。

再说,别忘记我之前刚说过,工党的政策是为了我们的下一代着想。通过改善住房负担性,以鼓励年轻家庭购房。换句话说,这些首次置业者将成为巿场中的新力量和生力军。

工党的政策将为年轻家庭提供寻找住房的机会,并将推动新住房的增加。根据我目前正担任行政总裁的麦凯尔研究所 (the McKell Institute) 的独立分析估计,此政策将为建筑行业带来新的就业机会,创造额外25,000个工作岗位。

伍德说:「只有在减少新住房供应的情况下,负扣税政策才会影响租金。 但任何影响都只会是微不足道的,因为有大约90%的投资贷款都是用于现有住房 (註:现有住房將不受新政策影响),而且在工党的新政策下,一手新房的投资者仍可享受负扣税优惠。 」

 

fed labor

工党的政策 —– 现有的投资者将不受新政策影响!

长话短说,

  • 工党尚未确定在今年选举后,对负扣税政策改革的实施日期
  • 即使稍后日期确定后,在该日期之前的所有房产投资都将不会受到新规定的影响
  • (换句话说,相关政策只会改变从新政实施日期之后开始的新房产的投资) ;

  • 新政实施后,如果新购的房产是新建房屋 (即:非二手物业) ,投资者仍可享受负扣税优惠。

(***欲知政策详细内容,请参考原文链接 – www.alp.org.au/negativegearing)

 

crosby_family

巿场稳定发展才有美好生活

澳联储、生产力委员会和默里金融体制调查 (The Murray financial system inquiry)就目前的税收制度以及对金融的稳定性所带来的影响,都已相继表示担忧。

负扣税政策作为税收最小化的投资策略,其吸引力取决于住房的价格涨跌。可見现有的税收优惠放大了巿场的波动性。相反,工党的改革将能为建筑行业带来新的就业机会,并使住房巿场更稳定的发展下去。

 

**********

Reference

Bowen, C. – “Liberals will run a scare campaign, but their age of tax entitlement must end” www.chrisbowen.net/media-releases/liberals-will-run-a-scare-campaign-but-their-age-of-tax-entitlement-must-end/

Wood, D. –  “Negative gearing changes will affect us all, mostly for the better”
www.smh.com.au/politics/federal/negative-gearing-changes-will-affect-us-all-mostly-for-the-better-20190208-p50wjn.html

Labor’s negative gearing policy – Positive plan to help housing affordability
www.alp.org.au/negativegearing

声明:Barry O’Sullivan的歧視言论

声明

 

就国家党参议员巴里.奥苏利文(Barry O’Sullivan)在参议院听证会的言论,联邦里德(Reid)选区工党候选人萨姆.克罗斯比(Sam Crosby)发出声明,回应如下:


联邦里德选区工党候选人萨姆.克罗斯比

「中国佬」一词是带有种族歧视的,是永不应该在澳大利亚使用。而且,这个词对于中国人和有中国血统的澳大利亚人来说,更是冒犯的。任何关心和尊重华裔社区的人都会知道,不要使用这个词。我促请国家党参议员巴里.奥苏利文(Barry O’Sullivan) 引咎辞职。他的言论反映他的无知和对华人的不尊重,他不配代表2019年的澳大利亚担任参议员一职。

 

Sam Crosby, Labor candidate for Reid:

The term ‘Chinaman’ is racist and should never be used in Australia. It is offensive to Chinese people, and Australians with Chinese origins. Anyone who cares about showing respect to Chinese people would know not to use this term. I call on Barry O’Sullivan to resign. The ignorance and disrespect he has shown to Chinese people is not befitting of a Senator representing Australia in 2019.

 

[请按此阅读文章:Bill Shorten与工党谴责Barry O’Sullivan昨天在参议院评估会的言论]

[请按此阅读文章 – 相关报道:国家党参议员“该死中国佬”言论惹众怒反对党领袖发微信要求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