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会说谎, 数字不说谎: 难民政策的真真假假

自从*《难民转外就医法案》(medical evacuation bill) 较早前在国会通过后,难民政策这个议题就成为了社区讨论的焦点。

我参选的联邦里德(Reid)选区有将近五分之一是有华裔背景的居民,我定期会前往宝活(Burwood)、罗兹(Rhodes)、纽因顿(Newington)、Lidcombe 和奥林匹克公园(Sydney Olympic Park)等华人聚居的地区,了解澳洲华人目前正关心的社会问题。

 

最近,当地有不少居民向我反映他们对于难民问题的关注。他们的担忧我是明白的, 他们跟我谈及的内容都是围绕治安、福利和签证等问题。

面对着西方主流媒体和中文媒体的广泛报道,当有些读者看到其中一些匪夷所思、内容夸张失实的文章时,他们难免会感到难以置信。而我也必须指出,当中有一些文章确实有误导大众的成分。不论其用意为何,是为了政治还是经济利益,我都不能白白眼看着这部分读者受骗。

我希望通过今天这篇文章,帮助大家了解工党在处理难民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大家作为精明的读者,我有信心大家一定会在这个重要的议题上自己思考后再作出决定。

 

工党的信息很清楚:

「如果你试图乘船偷渡到澳大利亚,
你就会被遣返,
并永远不可能定居在澳大利亚。」

 

 

难民与寻求庇护者

首先,要搞清楚难民(refugee)和寻求庇护者(asylum seeker)的分别。

寻求庇护者是前往他国,通过申请难民保护,而获得居住权的人。在当地政府授予保护身份后,寻求庇护者才成为难民。

尽管大多数被送往马努斯岛(Manus)和瑙鲁岛(Nauru)的人,被承认为符合《联合国难民公约》的难民,但当中只有约 2% 的申请获批而成功得到庇护。

 

angryscomo2

自由党应该停止撒谎并向澳大利亚华人致歉

《难民转外就医法案》分别在参、众两院通过,令现任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领导下的政府,成为了近一个世纪以来,第一个丧失国会掌控权的政府。法案的通过反映当权政府失势。绝望的莫里森和他的自由党为了从选民手上挽回选票,不惜针对这个议题,一直向选民撒谎。

法案通过后,莫里森便一直声称,难民船将会重新涌入。又说政府因此而被迫要重新开放圣诞岛(Christmas Island)的拘留中心、数千名寻求庇护者即将抵达澳洲等等一连串的谎言。以求让民众觉得自由党跟工党的政策是不同的。

不仅如此,莫里森还瞄准华人社区对于难民问题的关注,发出中文声明。当中内容写道“我们十分认真,不会推迟到另一天才作决定,我们在艰难中果敢地决定,不会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寻求获得脆弱的妥协。”但问题是,他们为的确实是政治目的,他们为了选票,而一直撒谎!

莫里森的谎言,欺骗国民的同时,其实还变相向人口走私者提供虚假讯息,令他们以为工党的政策会削弱澳洲边境。

 

「真相是,在我们(工党)保护澳大利亚边境的坚定承诺方面, 工党和自由党之间没有区别 …… 在工党政府的管治下,澳大利亚强大的边境保护制度将不会发生变化。工党边境保护的承诺与自由党政府完全一样。」

 

联邦工党领袖比尔 . 肖顿 (Bill Shorten)

 

Turnbull-Shorten

工党的难民政策从上一次 2016 年大选以来一直没有改变,而且还已经清清楚楚,白纸黑字地写了出来。

一直以来,有些媒体报道有失偏颇,以至大家对工党的这一政策有所误解。但其实更令我更担心的是,有部分人可能会轻易道听途说,不去查证,只顾人云亦云,最后,不仅让普罗大众被愚弄,而且更可能会因此动摇社会的安定和谐。

为此,我在我的中文个人网站上,特别提供了有关政策的具體內容,欢迎大家阅览。

 

「这并非自由党首次在微信上就工党的难民政策向澳大利亚华人撒谎,他们为了选票,在上次联邦大选中,也曾经使出类似手段,试图欺骗人们为他们投票。」

 

联邦工党领袖比尔 . 肖顿 (Bill Shorten)

 

 

scomoandtrump

「没有事实,我们就会陷入特朗普主义。
真相在这里很重要。 」

-《卫报》时事评论员凯瑟琳.墨菲

较早前,我看过一篇关于这个议题的评论文章,

“Without facts, we slide into Trumpism. The truth matters here”

–     Katharine Murphy, The Guardian

单看标题“ Without facts, we slide into Trumpism. The truth matters here (没有事实,我们就会陷入特朗普主义。真相在这里很重要)”,我已觉得很精准。因为真相正是莫里森和他的自由党不希望大家知道的。

自由党连日来不断向公众提供误导信息,移民部长高民(David Coleman)指出被羁押在马努斯岛和瑙鲁岛的难民将涌入澳洲,然后莫里森又吹嘘要“阻止(寻求庇护者)船只涌入”,通过混淆民众视线,把大家的关注点集中在涌入的船只方面。

但事实上,根据内政部 (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的数据显示,乘飞机来澳洲申请寻求庇护的人远比乘船的多。在过去四年间,总共有 64,362 人乘飞机通过旅游签证来澳洲申请寻求庇护。但这一点,自由党一直避而不谈。

 

morrison-dutton-coleman

人会撒谎,
但数据是不会撒谎的。

数据显示,2014 至 2015 年间,澳大利亚当局总共接获 8587 个寻求庇护申请;2015 至 2016 年间,有 9554 个申请;2016 至 2017 年间更是高出一倍,有 18,290 个申请;而 2017 至2018 间,有史无前例的多达 27,931 个申请。

可见,从2014年至今,亦即自由党领导下的政府,来澳洲寻求庇护的人数不断上升。

相比之下,2012 至 2013 年间,工党吉拉德(Julia Gillard)执政的政府时期,在乘船寻求庇护的最高峰期却只有 18,365 个申请。

 

而单单是去年,自由党政府领导下的政府,乘飞机来澳洲寻求庇护的人数,比 2012 至 2013 工党吉拉德政府乘船寻求庇护的人数的总数还要多出将近一万人!

由于处理保护签证可能需要多达两年时间,这些乘飞机抵澳的寻求庇护者,虽然当中大多数都已被确认不合资格,但如果某人的申请被撤回,他仍能通过向法庭申请上 诉,继续以过桥签证留在澳洲,而这段时间可能长达两年。

 

「 (前移民部长) · 达顿(Peter Dutton)破纪录的在岸庇护申请数量不能不解释, 他无法洗掉他糟糕的记录…… 达顿观察下的过去的四年中,有 64,000 人乘坐飞机抵澳并申请庇护,但当中许多都已被证实是不合资格的。为什么达顿失去了对边界的控制权? 」

 

联邦在野工党影子移民部长纽曼 (Shayne Neumann)

 

planevsboat

试想,任何人如果不是绝望、走头无路的话,也不会冒着随时被大浪卷走的危险跨越大海到异乡寻求庇护。而且事实上,他们在未抵澳洲之前,便会被遣返或是被送到瑙鲁岛和马努斯岛上。而乘飞机来的寻求庇护者却能直接抵达澳洲本土,而且人数远比乘船的多!

你们对治安的担忧我是明白的。边境保护问题,毕竟危及国民安全,是绝对不能像自由党那样选择性地处理的!

 

labor

澳大利亚人了解我们的国家,
可以做到在边境上强大的同时,人道的对待人。

这项议案是必要的,因为莫里森、达顿和自由党已经让弱势群体在瑙鲁岛和马努斯岛上耗了近六年。你没听错,他们在岛上六年!!!寻求庇护者也好、难民也好,也是人来的,而且当中更包括儿童和妇女!

行公义,好怜悯!这就是为什么国会成功通过法案,帮助目前在瑙鲁岛和马努斯岛上生病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获得紧急的医疗处理。

简单来说,这只是一个确保人们得到医疗救治的新法律而已。但自由党为了政治目 的、为了选票,不惜耍手段,借着这项新法案发起恐吓运动(scare campaign),从而制造慌乱,以试图欺骗人们为他们投票。清醒的民众应该记得,在上次联邦大选中,自由党也曾在微信上,就工党的难民政策向澳大利亚华人撒谎。

 

有人说:
「以后难民只要生了病,
就等于能拿到澳洲PR永居签证!我不如也去乘船来澳吧! 」

首先,乘船偷渡随时会被大浪卷走而葬生大海,所以我不建议。

第二,工党的信息很清楚:「如果你试图乘船偷渡到澳大利亚,你就会被遣返,并永远不可能定居在澳大利亚。」

第三,被送往马努斯岛和瑙鲁岛的寻求庇护者,当中只有约 2%的人成功获得庇护。

 

bill and a patient

想一想,媒体有没有告诉你 ……
《难民转外就医法案》的内容是什么? 有什么限制?

首先,新法案仅适用于目前在瑙鲁岛和马努斯岛上的寻求庇护者们,而不适用于任何新抵达的船只上的人。

第二、在海外羁留中心的寻求庇护者,必须在得到两名医生的建议下,才可被转移到澳州境内接受紧急医疗护理。

第三,这两名医生是义诊、没有报酬的

第四,部长是有权在不同意医生的临床评估,或根据《1979 年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法案》(the 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 Act 1979) 阻止罪犯或有严重安全问题的人入境

第五,除非部长另有决定,否则转移到澳大利亚接受治疗的任何人,在境内接受诊治时,均是处于被拘留状态的。他们在这里就医,治疗后再次送走。

第六,他们的入境时宜还未有具体时间表

 

 

Rough Sea Waves Seascape Wind Sea Nature

似曾相识

“儿童被抛下海事件”(The Children Overboard affair)的争议或许看似是题外话,但其实与目前这个议题是有密切关系的。

一度备受争议的“儿童被抛下海事件”发生于 2001 年 10 月。当时正值联邦大选前夕。当时外界有传闻说乘船来澳的寻求庇护者把儿童抛落海中,通过确保得到救援而进入澳洲。

当时霍华德(John Howard)领导下的自由党政府,看准事件对其有利,并在坦帕事件(The Tampa affair)中,通过采取更严格的边境保护措施,以防止未经许可的偷渡者乘船抵达澳大利亚。霍华德将自己的政府描述为对边境保护措施为「强势」,并把工党称为「弱 势」来争取选票并再次当选。

但问题是,其后澳大利亚参议院特别委员会(The Australian Senate Select Committee)对某一海事事件进行调查后发现,根本没有儿童有被抛到海外的风险,而且政府在选举前已经知道这一点。当时自由党政府也因误导公众而受到批评,指控他们通过妖魔化寻求庇护者来向选民营造非法移民的恐惧。

与现在的情况有点相似吧?

 

scomo

「所有难民将于几周内入境!?」
「难民全享绿卡,共享澳洲盛世?! 」
「直接给 1 万名难民 PR 身份! 享受各种福利和稳定工作!? 」
「难民住豪华套房、酒店!?」

媒体一直对社区有很大的影响力,媒体也是政府和民众沟通的桥梁。虽然每当我看到一些标题和内容夸张的文章时,难免会有点失望,但我对大部分的主流华人媒体仍是抱有信心的。

因为我明白他们作为新闻业,有时候有责任将政客公开说的一些话,例如这次自由党的一连串谎言转告给大众。可是自由党正是看准了媒体的这个软肋,为了政治目的,通过媒体发起恐吓运动(scare campaign),制造慌乱,以试图欺骗人们为他们投票。

面对一些明显有造谣之嫌的文章,我只能盼望大家一定不要轻易道听途说,尤其当考虑到政府提出重要的政策时,我一直深信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而我也衷心希望能通过这篇文章令大家更清楚地了解工党在处理难民问题上的立场和政策。

 

sam3

《卫报》时事评论员凯瑟琳.墨菲在文章中所说的,正是我编写这篇文章的目的。

「本质上需要对真相进行检验,因为如果没有一套商定的事实,我们都会进一步陷入冲突和无法解决的争论,而公共广场只会变成一处互相怒骂的聚集地,而非融会贯通、合力争取国家利益的地方。 」

 

《卫报》时事评论员凯瑟琳.墨菲

 

“It needs to be a test of truth just intrinsically, because without a set of agreed facts we all slide further into conflict and irresolvable contention, and the public square just becomes a cluster of snarling enclaves rather than a place where synthesis happens and the national interest is served.”

 

Katharine Murphy, The Guardian

 

**********

 

*法案正称:《2018 年移民修正案(紧急医疗)法案》

Migration Amendment (Urgent Medical Treatment) Bill 2018

 

Reference

Murphy, K. – “Without facts, we slide into Trumpism. The truth matters here”
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19/feb/16/without-facts-we-slide-into-trumpism-the-truth-matters-here

Neumann, S. – “Labor believes in strong border protection and treating people humanely”
www.shayneneumann.com.au/news/immigration-and-border-protection/labor-believes-in-strong-border-protection-and-treating-people-humanely

工党领袖Bill Shorten的声明:自由党应该停止撒谎并向澳大利亚华人致歉

工党相信强大的边境保护和人道待遇

每次Peter Dutton就工党在边境保护方面的强硬立场撒谎时,都是在给人贩打广告